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迅雷就像个过气明星,很久没人关注了。但在昨天,迅雷难得上了一次头条,居然是因为——内部撕逼?


事件要从玩客币说起。


微信图片_20171201163441.jpg


今年9月,迅雷上线了区块链产品玩客币。这是基于玩客云智能硬件、依托云计算和区块链技术的一种数字资产,形式类似于比特币。玩客币的分配模式仅限于挖矿奖励、运营开支和创始团队激励,用户可以通过贡献矿机硬件能力、带宽流量以及存储大小来获取玩客币。


巧的是,玩客币上线时期,正当监管叫停ICO之时。玩客云摇身一变成为矿机,价格一度涨至3000元。而玩客币的价格也从最初的0.1元,最高飙升至10元左右。


整个9月,迅雷股价一直在4美元左右徘徊,而从10月17日左右开始,玩客币带来的一轮疯长行情令人猝不及防。截至11月24日,迅雷股价达到了历史最高点——27美元,足足翻了近6倍。


然而,迅雷的好景不长。


迅雷和迅雷大数据之间的“互撕”从11月28日的一则公告开始。短短三天,迅雷、迅雷金融已针锋相对先后发布了8则公告,互相指控对方存在问题。

当天,迅雷集团官方微博将迅雷与迅雷大数据划清界限,声称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经营的业务并非由迅雷经营和控制,迅雷从未对其进行任何背书和担保,该等经营产生的一切后果由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承担。


迅雷大数据当天随即发表两则公告进行回应,矛头直指迅雷集团CEO陈磊。

“网传谣言来源是迅雷旗下网心公司负责人陈磊,是陈磊以其同时担任迅雷CEO之身份便利,打击报复迅雷大数据公司不愿在陈磊开展的玩客币违法违规中同流合污的单方面行为,并不是迅雷集团按照公司治理规程审慎决策后的违约表示”。“请陈磊停止欺骗公众,侵犯迅雷大数据公司利益的行为”。


11月29日,迅雷集团再次发表公开信,称玩客币类似Q币、对玩客币采取了实名制、举报玩客币交易服务平台、监控钱包转账行为并封禁人民币交易玩客币的钱包账户等措施。“特别要强调地是,董事会对CEO陈磊有着充分的信任和授权,也有良性的监督”。


11月29日,迅雷金融还发布《九评玩客币》的公告,称玩客币是网心公司(迅雷子公司)推出的私家虚拟货币。为了让玩客币的黑市交易得以进行,网心公司为玩客币交易提供了清结算服务,是玩客币黑市交易的最大服务商。它不仅提供黑市交易的清结算服务,还在这个服务中收取交易费用,每手交易费0.01玩客币。

当天晚间,迅雷集团针锋相对再发公告,对迅雷大数据和於菲“开火”。


“迅雷再次重申已经采用法律手段收回对迅雷大数据及其子公司的品牌授权”,“而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於菲,涉嫌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公司财产,迅雷已经正式开启内审调查。”


11月29日晚间,迅雷集团发布全员邮件,称经公司决定,即日起暂停高级副总裁於菲在迅雷集团的一切工作职务,并称於菲为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11月30日,迅雷集团再发公告,称迅雷大数据公司员工买通团伙恶意诽谤迅雷。迅雷称近期在迅雷深圳总部闹事的主要人物叫张文东,是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旗下子公司员工,主要负责向用户追债等业务,而介绍张文东进入迅雷大数据的人是於菲的下属乔琪。迅雷称,闹事前一周,於菲曾帮助乔琦向迅雷财务申请10万元“公关费”。

微信图片_20171201163448.jpg

作为在美国上市的企业,迅雷陷入舆论风波显然不正常。从迅雷最后一则公告来看,这场撕逼大战背后有可能是高管侵吞数亿资产的腐败案例。公告称:经迅雷公司内部调查,原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在任职期间,存在多项不当行为,涉嫌利益输送。而根据目前迅雷大数据公司的股权结构可以看出,於菲当时为迅雷集团高级副总裁兼迅雷法务负责人、迅雷政府关系负责人,却同时对迅雷大数据公司有非常大的控制权和利益关系。

微信图片_20171201163453.jpg

公开资料表面相关利益企业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最大股东是於菲,於菲个人持股达到66.67%,不只如此,该合伙企业的GP天津葆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也是於菲100%控股的企业,即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的30%迅雷大数据公司投票权均由於菲实际控制。微信图片_20171201163455.jpg微信图片_20171201163503.jpg

而另外一家股东企业深圳市紫米谷网络科技合伙企业的GP也是於菲百分百持股的天津葆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即深圳市紫米谷网络科技合伙企业持有的10%迅雷大数据公司股权的投票权也由於菲掌握;另外一家天津市瑞趣科技合伙企业的股东里有疑似於菲的亲属於蕾。因此,於菲至少掌握了迅雷大数据公司40%的投票权和决策权。微信图片_20171201163507.jpg微信图片_20171201163509.jpg

值得关注的是,於菲通过明显不公平的协议获得上述归属於菲的股权,却并未在获取股权时实际履行任何出资义务,也就是说,於菲未实际支付一分钱就获得多家公司的股份和控制权。而迅雷支付1000万元以及免费3000万的迅雷UV流量和迅雷免费品牌授权,却仅仅持有28.77%的股权,而且无任何董事会席位。


显然,迅雷公司内部调查的结果,与一些媒体得出的结论一致。那么,这场侵吞数亿资产的大阴谋,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要想解开这个迷,或许要司法部门介入才能找到答案。

由于迅雷失去了对迅雷大数据及迅雷金融、迅雷易贷的监管权。为了保护股东的权益,避免迅雷品牌受迅雷大数据业务不利影响,迅雷决定停止对迅雷大数据的授权,这才引发了文章开头的舆论风波。随着事件的发酵,於菲是否独吞数亿资产的真相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